教育

何夏寿:把最好的给农民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9-11-18 15:59阅读次数:

  三十六年,让何夏寿对学校的热爱愈加深沉。他觉得自己之于学校,“就像一棵树一样,根越扎越深”。原本那棵弱弱的小草,靠着这块土地给予的营养和自身的顽强壮大了,他希望有更多的后来人同样热爱并反哺这块土地。

  田野之间,任凭同学们嘻戏打闹,少年何夏寿总是捧着用省出的零花钱租来的小人书,就那么弱弱地、旁若无人地阅读着。这不光因为他的右腿由于小儿麻痹落下了后遗症,没有参与到和同伴的玩乐中,更是他的性格、兴趣使然——爱读书。文学,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渐渐地散播开了种子。

  1978年,十五岁的何夏寿正踌躇满志准备报考大学文科。可那一天,看着学校里进进出出、有说有笑的同学们,老师宣读的“残疾人不能报考大学”的消息将他“砸晕”了。一下子失去目标的他反反复复、茫茫然然地问自己:为什么?怎么办?

  这些场景发生的年代都已久远了。前不久,在何夏寿精心经营了二十年的浙江上虞金近小学童话般的校园里,年过半百的他描绘起当年仍恍如昨日。他说:“我打心底里感谢文学。小的时候饿着肚子省钱找书读,我在文学里看到了一个美妙的想象世界;最绝望的时候,又是文学拯救了我。后来,文学也成了我办学的一种支撑和泉源。”

  当高考的大门对他关闭后,何夏寿很快将自己从沮丧和颓废中拔出,收拾好心情继续读书。十六岁高中毕业时,村小学正好有个做代课教师的机会,他通过考试从十七位竞争者中胜出。他自学了中师课程,也修习了大学小学教育课程。后来,他一路坚持,拿到了大学文凭。

  代课期间,因为读写基础好加上肯用力,才教了两年,他的语文课就在全乡有了名气,在乡里、县里上了多次公开课。何夏寿还有唱歌唱戏的天赋,学校又让他担任了少先队大队辅导员。他把语文教学与少先队活动结合起来,两项工作都搞得有声有色。1985年,以代课教师的身份,他被评为县语文教坛新秀、绍兴市优秀少先队辅导员。1988年,代课近十年,县教育局破例将他转为公办教师。

  孩子都喜欢听故事,可农村学校条件差,缺少图书。还在代课的时候,文学青年何夏寿的特长便发挥了出来:他给学生们讲自己读过的书,还在课余创作起童话,写一篇给孩子们念一篇,又一篇篇在报刊上发表。这不但激发了农村学生们学习语文的热情和潜能,也让何夏寿成为了省作协会员。

  童话,本是何夏寿生命、生活中最为钟爱之物,而他的学校所在地又正好是我国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童话故事《小猫钓鱼》与《小鲤鱼跳龙门》作者金近的故乡,这让何夏寿的追梦脚步更加执著。1996年,各方面均有优秀表现的村小教师何夏寿,被教育局直接任命为四埠中心完小校长。带着那份执着,在“儿童教育必须以儿童的方式展开”的理念下,他决定用童线年春,何夏寿在那所应考应试已成集体意识的农村小学里,从自己所教的语文学科入手,利用校长的“特权”,在全校二百多名学生中挑选出四十八位写作较好的孩子,成立了“小鲤鱼文学社”,指导学生学写童话,何夏寿亲自承担指导责任。他探索总结了“穿针引线”等十种童话写作法,引导文学社的孩子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了近百篇童话,有两位同学还获得省征文一等奖。浙江省教研室将学校确立为省作文教学协作学校,何夏寿三次在全省作文教学研讨会上上童话作文示范课。当地群众对学校的满意度大大提高,地方政府为学校建了校舍,将附近四所村小合并到四埠小学,学生增至一千多名,办学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在何夏寿的努力下,新世纪开始时,学校更名为金近小学。

  身边的同事,当地教育界的领导、同仁,没有人不知道何夏寿是在“拿命搞童线年算起的三十六年,他为此付出了多少无法计量,但人们都知道何夏寿因自认学历太浅,几乎将所有的双休日、寒暑假甚至过年过节都用来学习。一百余篇学术论文、随笔,八本教育专著,全国“千课万人”、“真语文”等观摩活动中的一百多节示范课(讲座),网上工作室四十余万人次的点击量,记录着农村小学校长何夏寿发奋自强的足迹;浙江省名师名校长工程导师、浙江省首届农村教师突出贡献奖等荣誉,标注着这位当年被高考拒之门外的残疾人奉献社会的人生高度。

  2010年,何夏寿这位地地道道的农村教师,经过层层考核,凭借其雄厚的教学实力和高尚的师德,被浙江省人民政府评为特级教师。

  春末,被油绿稻田环绕的金近小学,同样一片生机盎然。虽然离城很远、地处偏僻,但你想不到,这样一所农村小学的风景和韵致竟被如此地做足了文章。童话教育十大景观,让小小的校园充溢着浓浓的文化味道:鱼龙池、童善园、探索岛、世界童话园、跳鱼儿广场、童星街、金近纪念馆、小鲤鱼剧场、星光大道、艺美林,各有各的故事和功能;就连校内的小路,也被标注着中国与世界著名童话作家的名字;以“小鲤鱼游中国”为线索,在地面上做出地理引导;精致的小园林里,绿藤被人工“形塑”成童话中形态各异的小动物……学校物质环境所有的细节,都被刻意赋予了童话元素,甚至不放过一块水池中的石子。何夏寿形容自己是像“燕子衔泥”一样建设学校;而“非物质”的校园文化,包括学校校训、校歌等学校精神,也全部提炼自童话,凝聚了他的一片“痴情”。

  在金近小学这样一个并不占天时地利的地方,选择童话教育作为办学载体,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挑战:没师资、没教材、没现成经验,一切全靠自己。当年,用“小”童话教语文,让何夏寿成就了个人的学科教学特色;现在用“大”童话办学校,将童话渗入学校的方方面面,成了作为校长的何夏寿面临的课题。他请专家、学者来校指导,派教师外出学习参加培训,鼓励教师参加省里的儿童文学创作笔会、年会,他自己也抓住各种机会走进高校向专家请教。为在实践中提高教师的儿童文学素养,何夏寿还带领学校二十位语文老师,编写了全套六册《童话》教材,其中一册入选余秋雨任总编的义务教育课外读本《语文新天地》……就像金近童话里那条执着和自信的小鲤鱼勇往直前,何夏寿数十年一以贯之,从童话教学到童话教育再到童话课程,给这所农村小学打造出一张亮闪闪的名片。

  如今,偏居乡村一隅的金近小学被浙江省教育厅破格评为省示范小学,还是省“十大育人模式”创新单位、全国书香校园先进集体、浙江省名师名校长实践基地。让何夏寿颇为自豪的,还有由学校发起、最终由绍兴市上虞区政府与《儿童文学》联合设立的“儿童文学金近奖”,看着“那么多儿童文学名家来到金近小学接受颁奖,我觉得咱们农村学校脸上真有光!”

  最受益于这样高质量、有特色教育的,当然是乡里乡亲们的子弟以及近年来到金近小学学区的外来务工者子弟。

  随着“童话滋养童心”的声名远扬,来学习的学校越来越多。2010年,何夏寿组建了横跨几省的儿童文学教育联盟。他不顾腿脚不便,每学期一次,亲赴江苏、浙江、上海,甚至山东、安徽等地,举办教学活动。或上公开课,或作报告,或进行课堂点评,忙得他焦头烂额,但分文不取人家给予的报酬。至今,各地已有一百余所学校加入了童话教育联盟。同时,他还通过省教育厅为他开设的“何夏寿特级教师网络工作室”,推介童话教育,成为了这一领域的领军人物。

  何夏寿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文学杂志。工作之余,徜徉在文学的世界里依旧是他的一大享受。读书的积累,让他的人生愈发厚重;与付出同来的荣誉,也给了他不少光环。

  作为知名校长和特级教师,何夏寿有太多的进城工作机会,但他仍甘居清贫,一直坚守在最偏远的乡村完小。他简捷地概括说:“我不去城里,一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农村的孩子,二是人要知恩感恩,三是如果农村有足够的优质教育资源,很多家长就不会借钱买房、租房送孩子进城读书了。农村学校培养一个名优教师太不容易了,一旦培养好了立马走人,那农村教育就真没有希望了。如果连农村自己培养出来的名师都不热爱农村,还怎么吸引城里的名师前来从教?!”因此,每当有人来“请他出山”时,他总是抱以“城市教育不缺我一个,农村学校需要我一人”的想法一笑了之。

  三十六年,让何夏寿对学校的热爱愈加深沉。他觉得自己之于学校,“就像一棵树一样,根越扎越深”。那种“牵挂”甚至让他连春节都会在学校度过。原本那棵弱弱的小草,靠着这块土地给予的营养和自身的顽强壮大了,他希望有更多的后来人同样热爱并反哺这块土地。

  看到个别青年教师最终抵挡不住城市的、产生调离学校的想法时,何夏寿恨不得掏出自己的心留住他们——

  青年教师李立军讲述,10年前,他谈好了对象,想结婚但没钱买房,为此很苦恼。有一天,何校长将一张5万元的银行支票塞给了他,他当时都懵了。事后他才知道,是校长卖掉了自家老屋,才凑了这点钱。而何校长自家买房的银行,拖到如今还没有还清。更年轻的邵瑞老师说:“何校长简直是我的亲爸!我分到学校第一年,何校长就把学校艺术教育这一块交给了我,勉励我认真、负责地对待每一项工作。后来,我得了急病须上省城住院治疗,何校长通过熟人,给我联系了那里的医院,还送我到杭州住院。我出院后,他让我住到他家里,让她爱人每天给我做好吃的。”

  尽管地远位偏,尽管身居乡野,但金近小学拥有童话般的校园,饱含诗意的文化,更有何夏寿这样的“痴情”校长。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领头人,学校的年轻人都爱土爱乡,全校四分之一的教师成为区级以上名优教师。

  学校走上了良性循环的轨道。但何夏寿越来越感觉到,办好农村教育不光是办好一所学校,学校应该成为新农村建设的文化“旗舰店”,以学校文化带动乡村文化发展。从2001年起,他主动提出和学校附近三个村开展校村文化共建,带领学校老师为共建村“挖掘”乡愁,“输送”文化,传递文明。何夏寿还担任了祝温村的文化指导员,包下了这个村所有的文化事项。他亲自“操刀”谱写村歌,提炼村落精神,设计文化长廊,开辟村文化陈列室、乡贤长廊,撰写村“五十佳”事迹,等等。2014年该村被评为全国文明村,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还亲自前往该村视察。这一切,对何夏寿来说,不仅仅只是表达对农村的热爱,更想通过这些,让农村的孩子从小树立爱家爱乡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能做的、想做的、要做的,很多,太多,何夏寿尽自己的所能做着。“折了翅膀依然要飞翔……”,这是他在青春年华中写下的励志诗句,也是他用数十年生命踉跄前行的写照。

  class=bshare-more bshare-more-icon more-style-addthis title=更多平台 buttonIndex=0>

  class=bshare-more bshare-more-icon more-style-addthis title=更多平台 buttonIndex=0

编辑:admin
返回
上一篇:湖北襄阳四中校长李静代表:课外教育培训机构
下一篇:湖北加盟少儿主持培训机构口碑怎么样